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牛郎视线

虽万千人,虽万千虚拟,然我来矣!

 
 
 

日志

 
 
关于我

吃肉吃酒吃茶,亦俗亦色亦雅。一生能活几年?哪有功夫装假! 虽万千人,虽万千虚拟,然吾来矣!

网易考拉推荐

汉文化的警惕  

2013-01-17 19:44:59|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文化的传播是从上往下的,倒流的现象有,但极少。因而,民间文化就显得弥足珍贵。不可否认,“性”是一切文化传播的加速器,再高贵的眼睛,都会在女人的屁股上留下痕迹。
       汉文化在元代属于渗透,在清代属于同化,不管是何种形式,都滥觞于贵族经常出没的青楼。
一个民族文化成熟的标志是文字的成熟。蒙古文字在统治中国之前已经成熟,所以它有坚实的基础抵御异族文化。元代的统治者为了抵御汉文化虽然设置了重重障碍,但最终被中原文化所征服。马背上的文化,只有豪放的激情,而缺乏细腻的华贵,它只能让人满足,却无法让人高贵。在元代,无法科举的儒生们,即使在青楼也比蒙古贵族们风骚雅致。蒙古文化在妓院已经是风雨飘摇了!彪悍的蒙古铁骑的主人,征服了中原,却拜倒在了中原文化的石榴裙下。蒙古人没有因为失去统治而感到懊恼,却因为会书法、会赋诗而感到高贵。
       满人之所以在很短的时间被同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满文的不成熟。入关的旗人,对满文的掌握只限于贵族,所以,要想政令通畅,只能倚重汉字。然而,汉字的影响是艺术的震撼。一如面对国色天香,你只能是倾心的唯一。满文看起来很权贵,但它无法滋养身心,无法让人雍荣华贵,相较之下,你只能对汉字无可奈何的降服。满文就像秦篆,只是一个朝代的印记而已。然而,满人随着彻底汉化以后,他的没落也随之而来。精力过剩的八旗贵族们,在享受政权带来的淫逸奢华时,和蒙古人一样羞愧于自己的粗俗,在附庸中蜕变,然而,这是令一个王朝啼血的蜕变。
       汉文化不具暴力,所以它无法建立政权;汉文化不具政治,所以它无法维护政权。他只能是一种享受的文化,它能让你艺术的活着,而无法权谋的活着,但她是人类和平最适合的文化。中国人如果想不同凡响,必须对自己的文化有所警惕!
【转载】关中农夫的博客http://zhujunming01.blog.163.com/blog/static/29382004201211295245122/

中国人的精神价值探源

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为了攫取利益,人们已经不再对尊严有过多的期望,将自己的人格置于低位以获取利益,已经成为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无奈选择,这其中的隐喻不言而喻地说明对权利和利益的崇拜正在逐渐渗透到中国人的心灵层面,当然,崇拜权利最终归结为对利益的追求已成为这种景观的必然逻辑。“人”乃至“人文”的概念已经退化成一堆旧时的记忆,不再吸引民众的目光,成为被轻蔑和嘲讽的玩偶。

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利益交换的平台上,良知和尊严的重量实在轻如鸿毛,它随时可以被一场交易的小风轻轻刮走,如同轻风扬起的尘埃。

上述现象之所以发生,我们可以从现代人的偶像崇拜的转型中找到一丝文化根基。

就科技领域而言,我们崇拜的对象经历了从爱因斯坦、钱学森、爱迪生、牛顿、麦克斯韦,到如今的比尔·盖茨、乔布斯的转变,这反映了从科学偶像到商业偶像价值观的重大转型,它是拜金主义逻辑的必然产物。在消费主义时代,这种观念注定要成为支配性的观念。所有其他的价值,像科学、民主、自由以及终极关怀,都必须为金钱权利腾出道路。偶像从精神性的偶像,转向了物质性的偶像。这就意味着,今天的偶像并不用于信仰,而仅仅用于娱乐和消费。

偶像的物质化转型,实际上就是精神价值丧失的结果。所有的精神圣殿已经倒塌之后,继而在废墟上重建起来的,只能算是满足低级功利欲望的商场而已。

因此,可以理解的事情是,大多数中国人呈“犬伏”的“潜伏”状态,在权力和利益的苹果上,伺机咬上狠狠的一口就是这种行为的合理动机,也是自轻自贱丧失自尊之后所获得的必然回报。

在分析了不再将自己视为人类的集体失控的现实后,我们有必要对形成这种现状的历史根源予以深层探究。

不错,专制政治的社会传统为现代人的人生选择埋下了祸根。

如古希腊的思想家大都是自由人,有的本身还是奴隶主贵族,在经济上完全独立,不依附于任何一个政治集团或首脑,与国家的政治生活基本无关,有的在“雅典学院”从事科学研究,行政职务仅是义务职位,而且一些大思想家很少从事政治,终身从事学术研究。

西方的学者对自然科学极为重视,他们是在探究自然规律的活动中逐渐认识到人文哲学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领域,但从不刻意分开,所以,西方的思想家大都是全能的思想家。如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在各个领域均独领风骚,自成一家。这种文化果实至今仍深刻影响着西方的文化走向。

而中国古代的思想家由于没有独立的经济地位,这是因为从东周开始在行政体制上就完成了贵族所有制向诸侯所有制的转型,以后各朝均不同程度的延续这一政体,因此,他们只有依附于某一政治集团或政治首脑才可能锦衣玉食,过一种相对优越的生活,连儒家始祖孔子都不能幸免,所谓“学而优则仕”,“学也,禄在其中焉”,就是孔子及其弟子及以后士人学者的人生追求。

另外,中国古代学者由于经济地位上的从属性决定了他们只钟情于一种学说----政治,最精准的表达是“人治”或“治人”,如何为统治者服务以加强对劳动人民统治的学说,无论儒、墨、法、道、阴阳、纵横,各家学派的思想家均以近乎谄媚的面孔期待君主向自己露出迷人的笑貌,对自然科学露出鄙视的表情,对自己的知识缺陷导致缺乏普世关怀的狭隘人生格局视而不见。

这种硬伤一直伴随帝国两千多年此起彼伏的征讨历史,民主政治的曙光几乎未曾光顾过帝国的大地,而卑微地蜷缩在街角无人问津,并在专制气氛下体验着恐惧并瑟瑟发抖。

中国古代的思想家的言行成为后世学子永久的垂范,其不将自己作为独立“人”的低贱人格成为西方思想家永恒的笑柄,而唯一闪耀过人本主义微弱火花的“杨朱”学说遭到其他学说的集体围攻和统治者无情的诛杀,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孤例和异端。

思想家们以“家犬”自居的高傲姿态为民众雕塑着“藏獒”般的忠诚,成为民族骄傲的蓝本。这种示范效应像2003年肆虐中国及亚洲的SARS病毒,以嚣张的姿态向民间扩散,使国民在权力的恫吓下都充当了乖巧的童养媳,将为人民服务演变成为官员好好服务作为自己生存的唯一目标和理想,从未体验过做一个真正的人和公民的快感,官员就是自己近在咫尺的“国君”,向他索食以资果腹将成为中国人目前和以后的追求,区别在于多寡稀稠和油腥。

因此,今日之中国急需一场新文化运动和胡适、蔡元培、鲁迅等一批思想家,来彻底改变这种猥琐的现状。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